2019年12月30日 星期一

香港的價值,黎明前的亂局

香港的價值在我小孩教落是亙相忍讓。還記得小時候住屋邨,走出去走廊同隔離小朋友玩,有一次同人爭玩具,結果是如何?兩位小朋友都給各自家中的長輩離地地拎走回家食「藤條炆豬肉」。

看見身邊朋友為此激辯,「與暴力割席」,家不成家,因為陳同佳小朋友「唔覺意搞到個女朋友大左肚而引發此風波」,實在係可以寫入蝴蝶效應的堅實例子。

示威者與警(或黃與藍)

1.     就警力激辯
點解你721無影 (39分鐘事件)831就咁快出來,而之後處理示威又咁到位呢?

/藍:因為示威活動太多,我地處理唔切
/黃:咁之後18區開花,你又處理得切?
/藍:沒有暴徒點要警方出來執法?
/黃:講緊次次都有示威喎。
跟住火紅火綠3000字。

2.     就「裝修」激辯
831 太子站到呢家都未有CCTV,又成日閂門停站幫警察拉人,咪「裝修」你。

/藍:私有產權,因為言論唔啱你老兄心水,你打爛野,咁同暴徒有咩分別?
/黃:你公開CCTV先講啦。起碼睇到個刻個CCTV 俾人打爛左我就信,呢家無公信力,無野可以做,咪「裝修」。

/藍:咁你唔啱心水我「裝修」你得唔得先?咁即係721元朗白衫係啱啦,我睇你唔順我咪又「裝修」你地。

/黃:咁係721在先吖嘛。你要搞清楚時序。
/藍:時序咪係元朗D人唔LIKEY,所以打你,同警察無關。
跟住火紅火綠3000字。

3.     就拉人激辯
/黃:721 到呢家拉左咁少人,手足呢?拉左好多。
/藍:要時間查
/黃:影哂相喎,仲唔做野?
/藍:要時間查
跟住火紅火綠3000字。

類似對話無日無之,香港已走向極端社會。兩邊都唔會聽另一邊講野,「番唔到轉頭」等等聲音此起彼落。

為官/AO者,是收錢解決政治問題,哪怕中央給予硬任務,不是硬著做,是要從善如流地做,林鄭有其難處,但收得錢坐得呢個位便是要有擔當,唔係推警察出來打市民/示威者/暴徒,對立兩邊 (呢個CY開始已做緊)令到市民民生受損。

其實沿用番香港以前的價值觀,各自搵自己陣營中人去「槍打出頭鳥」。小子成日都戲言,朱經緯事件,如果發生在721之後,紅雞繩花雞繩PDSM都有得拎。
時至今日,搵幾個官員,100個警察出來同埋示威者出來檢控真係咁大困難? 獨立調查委員會查鉛水,查完咪又係裝幾個濾水器,唔駛咁虛怯。

呢家愈講愈錯,好似警察拉錯左自己人,自己人3459,自己人呀3459
呢件事帶出,究竟係防暴警identify到喬裝警犯法,之後拘捕,定係好似4點鐘警方記招話,喬裝警係唔會犯法 (即係防暴警濫捕?)
又係會俾人抽秤,難為了公共關係科。

言多必失,何況日日講?

唯望惡言止於智者,為官者,心清則明,不要再推市民去自己打自己了。

建制者,高官者,家人都是有外國PASSPORT,又何嘗不是賣港之人。
而泛民者,叫人衝自己鬆,2014年後已係咁。
法治社會,警察係執法,不會喬裝犯法,更不會行私刑。
而香港人,一向都係利益掛帥的順民,自己顧自己,無福利,無醫療,為自己及下一代打拼。

就係自己顧自己,自強不息造成香港成為昔日的東方之珠。因為肯學,肯捱,肯砌。

全球化令到所有或絕大部份的developed countries都人浮於事,向上游無錯係難左好多,但係唔係代表可以火燒大平地,start everything from scrap? 有一必有二,今天你打爛人地D野起家,明天人地打爛你D野起家,不論誰是受害者,角色如何,香港的土壤已變質。已同英國美國等等接軌,英美等等開槍案唔係亂槍的話,根本係無報紙會有興趣,而去到黑人區/治安差的區,俾人搶野係要預左。

所以星加坡同埋中國的鐵腕統者,有其好處,亦當然有其壞處。

如我輩中人說,唔鍾意,離開會比較好。

可惜是香港年青人並沒有本錢去離開,亦不打算離開,造成「無野好輸」,甚至「if I burn, I burn with you」的攬炒心態,你D資產跌5成我0 X 50% = 0。這對於整個香港都不是一個福祉。如上說,今天你攬炒人,他日人攬炒你。沒完沒了,無休無止,真正係「番唔到轉頭」。

小子十分好奇呢個現象,從有限的sampling size 下,發現他們認為係無享受03年後CEPA/自由行等等的好處,但要硬食高樓價高物價等等,所以心中不太HAPPY (利申,真係有限sampling size, could be biased)。自古以來,商家佬都係行先,high risk high return,你睇下178莎莎蝕到息都唔派

而以上種種都要自身的觀念不同,而又加諸別人身上的結果。
如果大家約制自己,不要將觀念強加於人,甚至實行以損害別人的利益,其實件事唔會攪到呢家咁亂。

香港永遠是中國的一部份,歐美等國都只是當香港是棋子,沒有利益,便會棄如敝屣(亦即CONDOMIZED)
而種種革命的開端,是本國國力最衰之時。
觀乎中國GDP的下跌,可能是turning point,但要衰弱到俾人割地,客觀講,藍絲話齋炸Q左你香港都仲得,呢個係合乎國情,亦合乎14億人民的口胃。
你起海水化淡都係無謂,將高污染行業起係羅湖你便GG

香港的歷史,好不幸咁講,都係在別人袴下生活。英國佬下的華人與狗不得內進,到呢家香港係中國的一部份。負面D講,係一X樣。(當然外國玩政治叻咁多,夾硬來但唔會令你太HARD FEELING,搞順民政策一流,中國人就無呢D,而且一個市仔,中國領導人唔會俾咁大面,全國自治區都咁多個,個個都作反真係亡國都似)

但其實係有分別的
樂觀地看,過多1-2代幾肯定沒有香港人中國人之分,大家都係講普通話,你接唔接受都好,呢個係大勢,唔接受的,如上所講,離開對自己會好D,如果用全力反攻大陸,我諗真係計下個risk/return

至於今天香港明天台灣?
鬼打鬼永無發達,我唔敢斷言台灣必死,但作為反共基地,先滅國民黨,才有反擊的本錢。
所以國民黨必要死才有其他野可以再講。其他的,真係無crystal ball

而進一步,小子想大家睇下呢一篇,了解少少中國人處事的手法。

真話達人羅家聰 金融分析 將核突嘢真實寫出來

羅家聰呢一篇訪問很值得大家一看,而且要持平的立場去看。

1.     中國的統治便是「先聽話,後講條件」

世事難料,從來只會在財經版讀到他的分析,想不到有一天他自身的故事會出現在國際報章,還要是頭條。10月時,羅家聰於工作14年的交通銀行「被離職」,本月初他接受英國《金融時報》訪問,始爆出離職真相,「交銀認為由香港人代表中資銀行發言並不適合」。他直言,中資銀行開始改變在港行之多年的策略,正逐步清除聘用港人甚至本地青年。

他作為銀行分析員,可以「分析」的空間愈來愈細,有些關於經濟的「真話」不能講。白色恐怖瀰漫金融界,受影響的不止分析範疇,簡單如處理人民幣買賣,也須政治正確。羅家聰說:「好多銀行即使看淡人民幣,你也不能大手沽,一定要買入,你沽就被人照肺。你愛國你就要買入,非中資的也要畀面買。就算外資也不敢對抗,他們未必好聽話,但都不敢打對台。」

不是嗎?我們中國人教小朋友要聽話,有一些ground rules要守。而西方教的係「為自己的決定負責」。爬高仆死,中國人第一個出來接住個小朋友,而鬼佬就濶佬懶理。係唔係咁?大家心中有數。

2.     先對內,後對外
他直言,「你畀中共管得耐,管到個腦有啲變了質。點解這些不能講不能寫?其實有乜問題?我沒講過推翻共產黨喎!」他說,香港以前的外資行尺度很闊,可以把很多大陸不中聽的經濟分析寫入報告裏面,「以前敢唔敢?敢。現在敢唔敢?唔敢」。
「在銀行做分析師,跟你們傳統媒體一樣,都是喉舌,所以共產黨一定箝到實。共產黨對所有喉舌都當成宣傳一部分。」社會較常關心記者的言論自由,疏忽了分析師的言論自由,原來更早時已危在旦夕。羅家聰怕我聽不明白,再補充一句:「所有寫嘢講嘢的人,他都覺得你是喉舌,你覺得你自己唔係啫!」

國共內戰在對日本仔的時候都可以唔打,先打外人。香港人覺得貿戰無問題,其實呢家係打緊仗,只不過玩緊無火煮食咁解。而熟知中國國情的人都會明白,中國係「唔會容許」香港作為反共基地,雖然大部份香港人覺得唔係,但只要領導人覺得係,你便大獲了。
無錯,係好冤枉,但中國人係咁,如上面筆者所講「香港的歷史,好不幸咁講,都係在別人袴下生活。英國佬下的華人與狗不得內進,到呢家香港係中國的一部份。」

3.     香港的最好出路便是差異化

如果時間可以回溯,他說有些路就不該這樣行,「最好的,是一開始時,香港就做番香港,做一個國際化城巿,別只做大陸生意、紅色資本生意,我們應該五湖四海去做」。 他說,很多銀行每次見客,見的都是大陸客,「你一唔聽話,佢就一鑊蹺起你」。即使旅遊業也一樣,香港以前明明很多外國遊客,「但我哋睇唔起人,覺得他們做不成大款,不會動輒有五六位數字買嘢。現在一有事,大陸沒遊客來,零售咪棟篤企」。而政府也上了這條船,「政府都係咁啦,水買他的、食物買他的,所有嘢一鑊蹺起」

可惜,it’s past tense already。回不去了。等下個高峰再會有新差異化的,要10年後吧。

4.     香港人要習慣新常態
他直言,在銀行做到中後期,大約佔中那段日子以後,已經覺得自己在浪費青春。一來是工作模式太熟習,開始覺得沒得着;二來是佔中後,很多空間加快收縮,「佔中後至今5年,我嘥咗我人生最黃金的5年」。他試過搵工,想跳槽,「2014年歐資美資巿場都好差,很多人出咗嚟,一直等想入番去。稍為有好少少的職位,都爭崩頭,每次見工,同你爭的不是香港人,對手是新加坡和倫敦的人」。

正所謂「在風口的豬都會飛」,N年前中國開始起飛的時候,香港作為中間人,真係有這種機遇。但事物會平衡番,換回來的便是小農DNA 。再加上人家做起便唔會再依賴你,而D屎係會由你下一代食番(所以Z世代先會咁反感,我等80後老野,算吧啦,都係歸入收成期架啦)。遲D所有工種都會係咁competitive,全球化只係將模式由hardcore mode 調去hell mode

5.     事實上是好差咩?香港從來,到呢一刻為止都係一個福地。衰在香港人係好勁的識應能力,唔係講笑,真係比小強更有生命力。住200呎都可以笑住口面的,仲可以自我感覺良好的,怕且普今世上,唯香港人獨有。

從一個經濟分析師的角度看,他覺得香港「唔係好衰」,「零售餐飲差一點而已,但overall只是縮幾個巴仙。第四季會差過第三季,現在負三(第三季GDP按季跌3.2%),第四季可能負五、六。但明年第一二季應該差唔多,不會更差。」末日博士沒睇得太淡,跟政府的算盤有差距。他說,只有國際環境衰退,才會拖累香港,原因是本港經濟的主命脈是專業服務,「出面衰才會跟住衰」。他反問:「現在樓價唔點跌、股巿唔點跌,點解?因為唔太衰囉。」

香港唔太衰,人又走唔甩,便留港好好生活。羅家聰遙距念書,剛修畢第五個學位,那是英國利物浦約翰摩爾斯大學的天體物理學碩士課程。我問:「你讀書為乜?」他答:「學嘢囉!認識宇宙呀!」

咁認識宇宙之後呢?「繼續搵錢生存,將核突嘅嘢真實地寫出來,做一個分析評論員囉。」他忍不住口,再補充一句:「我現在寫嘢多過你,一星期寫好多份報紙專欄。共產黨搵我做訪問,我都會做。」

筆者樂觀地認為,現在是黎明前的黑暗

邱騰華質疑黃店大排長龍能否持續 「邊啲人去分邊間係黃藍?」

再批「黃色經濟圈」 邱騰華:令社會難以復和

商務及經濟局局長邱騰華今日接受無綫新聞時訪問指,聖誕假期連日商場有人鬧事,會令本地消費、連帶就業均受到影響。邱騰華在訪問中再次批評「黃色經濟圈」的概念,「當社會面對咁大困難,我哋再以這種方式去自我劃分,係咪能夠復和呢?」

邱騰華指出,商店可以支持不同價值,「如果一個社會,我們用的經營模式,是政治理念先行,我的問題係是否能夠持續。當社會面對咁大困難,我哋再以這種方式去自我劃分,是否能夠復和呢?」

其實黃色經濟圈係copy緊共產黨的一套。例如藝人不是護旗手,不可以在內地開SHOW。例如,一帶一路下如果有國家對中國內政說三道四,會被視為不團結。例如,NBA/Ozil 事件。又例如CY話打壓蘋果的廣告 (呢家到TVB俾人搞廣告,只係CY 的打壓係上而下,叫商家唔好落廣告,到呢家係某些市民罷買TVB出現的商品)

而黃色生活圈就係迫令市民歸邊,是一個加速民族認同的過程。迫使以往在風口上的豬企番落來,貼地的為市民發聲及re balancing
而到最後,都係會認同自己係中國人而兼且係香港人。大家會知道個balance point 係邊度,不是一味向中國傾斜,同時間亦不是一股腦兒的民粹。

只是時間上可能要10年先可以,而某些事件上,上位者要同人民compromise。搞得好,黃金又十年,搞不好?我相信it’s on track

熟讀中國歷史都知道立完功,功臣先會俾人清算。明未?

最後RECAP
建制者,高官者,家人都是有外國PASSPORT,又何嘗不是賣港之人。
而泛民者,叫人衝自己鬆,2014年後已係咁。

等收成波等等處於收成期的人離開左,香港才是真正回歸。
只有人心所向,才能找到自己的定位。

推翻中國是不能,亦不必,唇亡齒寒。孤兒仔去左保良局將來做到特首的痛苦怕且都唔係個個頂到,何況萬中無一。無必要先考第尾再拎進步獎,你估你係阿仙奴咩?(利申:小子係阿仙奴長期FANS)

借用霍景良的一句:香港係借番來的地方, easy come easy go, 由呢一代開始先有香港人的身份認同 (上一代總係買個保險搵夠走人,但係在Z世代係賣港,係炒高樓價俾屎佢地食,但換轉睇呢?如果我出世遲10年,呢家BIG 4出來的話有無咁順風順水同埋可以買樓咁平? 好大機會係會困難左,有怨氣都係可以理解,但每個年代都有其難處同機遇,無必要PICK 一件事去無限放大同闡述,而如果我地再早出世10年呢?上左岸? 點解咁多人未上岸?因為個一代都有其難處,正如上一代的家用係60% 以上,呢家?20%? 成個社會未夠有錢,機遇一來,都係無必可以上到岸)。

樂觀地看,香港人長遠會找到與中國接軌的一個方法 (因為好多都無得走,有sense of ownership,而呢個ownership 係要同中國溝通先再會得到一個中庸之道亦恰如其分的身份)。

各位尚且不必分顏色去睇成個佈局。香港作為一個金融中心,有外國來投資,有外國勢力就係肯定。但係中國都投資唔少,又係宗主國,有手影係唔係應有之義?
但有手影同成日出手又係兩回事。
不戰而屈人之兵,政府/政權有威信只需要訂下紅綫,設下機制,人民大多不敢逾越。


14 則留言:

  1. 如果只係限於罷買罷食, 我都覺黃色經濟圈無問題; 反黃一樣可以搞個「反黃經濟圈」. 只要唔好以裝修毀壞別人的私產, 以恐嚇手段打擊別入的生意則可.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岩,我都係咁諗。

      刪除
    2. 魔兄,自己的錢自己駛係完全OK的,正如你唔鍾意大陸無理由番上去搵錢又番到來笑人咁衰架嘛...

      至於裝修毀壞別人的私產其實在邊個地方都係犯法,核爆都唔割令到某部份人壯左膽,但只要政府個邊做少少野平息到一部份人的怨氣,小子相信雙向地一來呢個念頭唔會再滋生,而支持者亦都會漸少。

      而當權者我相信都做緊野,你睇下鄧炳強上任後基本上大部份的示威都有不反對通知書,而TG亦放少左,as a gesture,開始想平息件事,但係平唔平息到,差D咩,我相信大家都好明白。只差一點點便可以。

      始終香港務實的朋友是佔大多數。不過經過2014年後,有一班中產比較硬頸。相信亂局還有少少時間才可以收拾到。

      刪除
    3. //亂局還有少少時間才可以收拾到

      同意,然而錢不等人。

      刪除
    4. R兄,對的。甚至連人都不等人。
      是次移民真的是一個大換血,有心走的,二次移民的不計其數。
      連埋您在內,身邊圈子今年要走的人,已要借你老兄隻手指來數 (怕且要用埋腳趾)。

      還未計每一次大大少少聚會中起碼50%的人係申請緊/PLAN 緊移民。美加澳,馬耳他,台灣,星加坡等等。

      小子敢講SAMPLE SIZE 真係唔算係細,今次威力不容小覷。

      然而,留下的,不論什麼顏色,什麼立場,或早或晚要適應新常態。多點愛國有時也是好事。如文中所說,過2代人,已無香港人。黃藍又如何?肉身尚有敗壞的一天,人生短短三萬天,我等草民乃是順勢而行。

      刪除
  2. 哈哈, 睇曬連登.....

    回覆刪除
  3. 快兄此文之謬,在於把警察和暴徒相提並論。

    回覆刪除
  4. 好文, 可惜總有人唔明

    回覆刪除
  5. 黃藍兩方陣營永遠覺得自己嘅立場先係正確,如是者永遠冇可能達到互相體諒嘅一日。

    所以你要先代入對方立場搞清楚點解對方會有咁嘅思想行為,事實上區議會選舉已經顯示出社會上支持同反對嘅各有一半,咁多人持自己嘅反對立場都必定係有啲合理嘅原因。

    政治係妥協嘅藝術,好可惜係現階段我雖然明白所有人嘅諗法,但係我亦都只可以支持警察止暴制亂,原因係對方冇大台,唔會同你妥協。由中國唔俾講撤回到之後落實撤回後,反對者仍然唔肯收貨,就知道喺呢件事上永遠都係一個死胡同,唔五大訴求之後繼續會有其他嘅無限訴求,所以只有完全K.O.對手先至可以回復太平。

    Alex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小子認為,問題在於"警暴"。

      警察有警察通例要跟,例如幾時先可以用警棍,警棍可唔可以打頭,唔可以的話,可以打邊D位置。
      催淚煙可唔可以打頭或者由高處直射去地面。犯規者在小子眼中是"警暴"。

      而警察執法係要跟條例做,警察係執法者,負責拉犯法者去法庭得出裁決,這才是法治之本。並唔係市民服從警察係法治之本。而當然有說鏡頭面前警察打示威者有其必要,筆者唔否定,所以更應該將每一個CASE去覆核以證明有其必要性。

      而呢D警察係無委任證,係令到無人跟到係邊個警察做左呢件事,正面D睇,想跟進都無得跟,而如果係真係有犯例的話,亦都係跟唔到邊少撮人犯例,令到成個警隊都受影響。

      筆者亦有親人在前綫警察做,亦相安無事,亦深信唔係每個警察都係有問題。問題在於無法去辨認到邊個人係做出以上不合規的事情,想查都無得查,想罰都無得罰。(這個相信在任何直播角度都睇到同一樣的畫面)。

      再解釋一次筆者立場,唔係話「推幾個警察認左佢,夠50%人滿意便收工。」,問題係要調查清楚誰有錯 (答案都可以係全部無錯),無犯法又怕咩俾警察查?同樣地識用在警察身上。
      法例給予警察執法權,可以做咩唔可以做咩係好清楚寫在通例及法例入面。

      一個例子就係用電單車「衝向」人群的警察,唔係你CP話無問題就可以RESUME DUTY,最起碼要跟番監警會條綫走一次流程,調查後無問題先復職?

      同樣地,若果示威者打砸搶,火燒等等,筆者個人意見係直接拘捕然後送去法庭判囚。
      然而,1月1日遊行的「自己人事件」,便衣俾防暴警「制服」等等顯示到無委任證的弊端,就係不能迅速辨認同拘捕犯法人士。連警察都「反應唔切」,可見委任證係必要。而警察是要守法例及警察通例,再一次強調,香港是沒有「特事特辦」的,治亂世用重典並不能解決問題。

      然而,筆者理解警察點解咁燥底。試問唔俾你訓連續當更幾十小時,仲要俾人鬧,作為一個正常人會唔會燥底?會。但係唔係等於可以唔守警察通例?唔係。可以作為在裁判時的求情因素,但不是一個不跟通例或犯法的藉口。

      有人認為反警暴等於黃,等於曱甴。首先,講野不能失人格,曱甴/黑警/水炮車等等出自口中乃係貶損自己人格。正如鬧交唔會一言不合問後人母親一樣。
      其次,對事不對人,不認同警察不等於叛國,更不等於是買唔起樓的廢青等等。看事件的緯度要多維,不能亦不會非黑即白。

      而再進一步亦解釋到為何政府不能「五大訴求,缺一不可」。犯法就係犯法,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,此及法治之本。唯有走一次法律流程,定罪後才可以談特赦 (如有),亦解釋到政府點解一定唔可以答應,否則以後事無論大少,總之人夠多,就可以令到政府腳軟妥協,這個是不可能的。呢個唔係先X後Y的問題,社會上係有ground rules要守。政府中人亦吹風赦輕不赦重,但係某些人鼓吹「無罪定性」係令到事件無落台空間。而「無大台」亦令政府沒有對口,當然你話上連登便知,咪又係「五大訴求,缺一不可」,政治係談判的藝術,亦係一人讓一步先可以換取某D東西,當年831雙普選袋住先,你唔要,咪咩都無得要。中外都係咁談判,當然你話基本法有俾你地選行政長官,佢無話唔俾,只係唔啱時間你真係無佢乎。佢俾曾生,葉劉,老董你選。你吹佢唔漲。當然最好係由議員提名啦 (即係半個袋住先),你又唔袋,咁唯有原地踏步。今次亦都係一樣,而泛民更把「五大訴求,缺一不可」綁定成為選舉口號,令到成件事可以解決的機會再難D,亦要好多時間去做。

      而上位者似乎傾向打壓一整代人換取社會安寧,而示威者一方亦用盡所有力氣在日常抗爭 (包括黃色經濟圈),此內耗並非香港福祉。

      刪除
    2. 我能理解快兄所謂警暴是個問題是什麼意思,不過這種堅持,於今天失控的局勢之下,已幾乎與晉惠帝的何不食肉糜無異了。試民市民不但拒絕服從執法者,甚至要脅執法者不許執法,否則連家人安全都成問題,那他們還能如何執法呢?無人執法,空談什麼法治理想,根本都是笑話吧?

      現行的警例或慣例,多數都是在和平日子流傳下來的,亦沒能因應今天的局面去討論和修改,前線執法的需要無法滿足,變相廢掉警隊功能的話,最終的結局,大概就只有緊急狀態令和解放軍,而這正是一劑會讓香港受創至深、最苦的毒藥。

      相比之下,因應局勢和執法所需,警隊打破慣例,應用警例中最霸道的條款,甚至默許部份踩界,灰色地帶的行為,到底是警暴,還是為了香港的大局着想,是各花入各眼吧?就看快兄會否執着於程序公義,容不下政府的半點瑕疵,還是務實點待局勢受控之後,再談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吧?

      刪除
    3. 現行的警例或慣例,多數都是在和平日子流傳下來的,亦沒能因應今天的局面去討論和修改,前線執法的需要無法滿足,變相廢掉警隊功能的話,最終的結局,大概就只有緊急狀態令和解放軍,而這正是一劑會讓香港受創至深、最苦的毒藥。

      //道真兄,小子之見係香港係法治社會,愚見係宵禁令就宵禁令,正正因為法治社會,就係落左宵禁令唔俾人係12點後出街,有法可依下,示威者犯法自不然在法理之下容得下,亦免除警察蒙面帶來的影響。蒙咩面,我就係執法,任影唔嬲。

      至於起底,小子唔認為係大問題,社會各界起底都好勁,若果所謂"屠龍小隊"/"老豆搵仔"等等起左底,綁左個小朋友,我相信香港市民絕大部份容不下這種程度的暴力,亦令到泛民的"核爆都唔割"無GROUNDS,呢家搞到唔湯唔水咁,係從政者的失敗,係林鄭月娥的過失。

      治亂世,用重典。唔係唔得,法治社會,緊急狀態令,宵禁令等等全數落。有骨落地好過唔湯唔水。

      示威由佢示威,冷處理,總之12點後就宵禁令,放火者即場拘捕,亦免除所謂"卧底論","捉鬼論"等等。

      以37000 警力,起底者,入罪同埋調查等等工作不會有問題吧?至於擔心人身安全,難道反黑的警察唔會有危險?比起做UC的危險幾倍吧,那是真的"黑社會"。
  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相比之下,因應局勢和執法所需,警隊打破慣例,應用警例中最霸道的條款,甚至默許部份踩界,灰色地帶的行為,到底是警暴,還是為了香港的大局着想,是各花入各眼吧?

      // 如上已闡釋,小子不建議有踩界行為,就立法吧,反正中國不用這麼虛怯。難道怕英國收回香港定係美國佬制裁中國?要搞你搵個EXCUSE 便可以,犯不著招人口實。

      刪除
    4. 快兄,正如大多數政治討論一樣,我無法說服你,但也不能接受你的看法。
      以這種「最正確的方式」處理暴動的確可能少招人口實,但結果卻可能是自己把瓷器拿去跟缸瓦碰了。
      然而世事沒有如果,所以我也無法證實上述的看法,故此也只能到此為止吧,多謝快兄賜教。

      刪除